9159金沙游艺场

文学艺术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文化生活 > 文学艺术
石琴作品——《春是希望之色》
发布时间:2020-02-16     作者:石琴  来源:合成车间  浏览数:367   分享到:

立春之后,春色渐浓,虽似还有凄情凉薄之意,但本意总是向暖。无论是草长莺飞,亦或花红柳绿,皆是并不浓重却又无比清新之色,那是春所独有的,希望的颜色。然而,今之春色,却像是在一幅描绘春韵的泼墨山水画上不小心多留下了一笔,这一笔,抢占了本该是这美妙绝伦的春景图最美的意蕴,让它瞬间不再熠熠生辉,变得黯淡无光。谁也不曾预料,留下这一笔的竟是邪恶且狡猾的小小病毒,后来它被人们叫做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。

病毒侵蚀了本应寻常又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,人们止步于大街小巷的繁华,亦不如往常般流连忘返于这最好的时节。原以为这春之盛景,竟无处消遣,却不曾想在日日必经的厂区间,竟也触手可得。

腊梅.jpg

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

数日来,午后充沛的阳光毫不吝啬地铺洒开来,不经意间,哪怕是带着口罩匆匆行至于此,也会被飘来的阵阵馥郁所吸引。“墙角数枝梅,凌寒独自开”,纵使阳光和煦,在照耀不到的角落,依旧带着早春凌冽的气息,却丝毫也不影响这几株腊梅花独自盛放的傲然姿态。湛蓝的天空此刻万里无云,蓝得自然,更映衬着腊梅独特的气质。看着这淡黄色的小小花朵,蓦地想起这几日新闻里那些数不清的动人画面,让人肃然起敬的白衣天使,不正像这墙角的腊梅,虽不会争奇斗艳,只在这寒风里静待绽放,却用最纯净的颜色书写着春的希望。

飞鸟.jpg

仰看云中雁,禽鸟亦有行

刚刚立春过后的气候,乍暖还寒,却也不能阻挡厂区这些飞鸟攀上枝头,浅吟低唱,它们成着群,结着队,秩序井然地嬉戏玩闹于树木之中,却在抬眼之间,调皮地迅速飞走。即便不能追随它们翱翔于天空下的点点痕迹,躲在树下,仔细聆听,清脆婉转,便是这早春最应景的曲调。是啊,人与自然本该就是这般的和谐共处,同呼吸着一方清新的空气,享受着一片阳光的温暖馈赠。寒冷的冬天总会过去,就像是每日新闻里关于“新冠肺炎”一天胜过一天不断传来的好消息,那时,再“仰看云中雁”,聆听禽鸟奏响出希望的协奏曲,便是一幅最好的春之画卷。

春是希望之色,在它恣意的涂鸦下,冰河总会慢慢消融,柳枝总会吐露新芽,鸟儿总会迁徙归来,阳光也终会将寒意驱散至尽,打开电视,拿起手机,新闻里全然都是“抗疫”过后的喜悦消息。到那时,我便再不要把这三春盛景只描绘于纸上,说与你听,我要拉着你的手,与春天会合,与世间全部的美好深情相拥。